吓得汗水直流——在越南买红木家具历险记!
本站精品推荐

红酸枝素面顶箱...

红酸枝大富贵沙...

黑酸枝镶红酸枝...

红酸枝大床

红酸枝九龙八马...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我是很不喜欢和男人讨价还价的,但偏偏在今晚,却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,和一对父子在斗法!

在越南红木市场,99%的店都是女人在管理这店铺,我发现这里的女人非常好,无论怎么样的要求,她们都是尽量的满足你——当然,我提的要求都是正常的或者是合情的,非法的不合理的要求在这我天天都有(美女美少妇多呀,没有非法要求是不可能的),但我从不敢提。吓得汗水直流——在越南买红木家具历险记!

话说回来,今晚吃饭时候,济南的孟兄在微信里说对今天发这套1.3米宽的罗汉床非常感兴趣,要求我拍些更清晰的图片传过去。孟兄今年三月份刚和我买了一套货,收到后对这套货赞不绝口,老朋友的要求岂有不满足之理,况且这店是回去的路上呢。

心里挂着事,赶紧吃完,车到半路,这家门也未关门,大大咧咧停车走进去,这套罗汉床还在那里,闻声出来的却是老板娘阿香的父亲,我说明来意,要求他将这罗汉床上的灰尘扫干净,他满口答应,转头叫着他儿子,可是叫了几下,这小子却坐在电脑前激战正酣自是纹丝不动,做父亲的急了,隔着五六米手中拿着的扫把一投,如标枪般准确打到这沉迷于游戏中的小子头上。

老头这神功,让我惊讶得张大了嘴巴!佩服!

这少爷没办法,只好极不情愿离开电脑,勉勉强强拿过扫把,转身以一套让我惊得目瞪口呆的“咏春拳”拳法,以极快极快极快的打击速度,噼哩啪拉一阵子,但见扫把与灯光共舞,灰尘共夜光一色,少爷以一个国标优雅潇洒姿势立定收工,手也不拍一下,转头狠狠瞪一眼——他不是瞪他爹,而是瞪我!

我暗中摇头,苦笑着自动接过扫把,救场似的在尘灰中把这罗汉床细细打扫了一下,再拿出相机,认真将这罗汉床照下来传给了孟兄。

好消息传来,孟兄立时说要买下此床。那就要按我们标准马上进行初步验货了!吓得汗水直流——在越南买红木家具历险记!

这罗汉床因为还是半成品,所有的榫卯是不能乱搬乱动的,更不可能整个搬起立起来检查底部,怎么办,只能如图那样,翘起屁股把头伸进去,拿手电筒照看。图中那个是越来越肥的小黑在使劲把头挤进去查看,他看了一圈,头也不出来,就在里面说:这脚有问题!吓得汗水直流——在越南买红木家具历险记!

小黑的声音在床底下回音阵阵,我一听,赶紧叫他起来,亲自拿着手电探头进去看,又换了个角度再看,确实是四个脚中这脚有问题,而且问题很大呀,这么大的脚,里面可能是霉烂空了,狡滑的越南人干脆把霉空的部位挖得更大,可能在里面填补了一些东西,然后再用木头补上,不用如此销魂的姿势低下去看,或者大意点,只看三个脚,那拿回去就麻烦了。

我要求更换,老头脸有愧色的马上点头答应,但我下一句话就让他跳起来了,我说全部四个脚都换,我要保证四个脚的颜色和纹路高度统一!

这老头一下子跳了起来,说我发疯了,不可能!

吓得汗水直流——在越南买红木家具历险记!

这时候那小子不知道为何,也不玩电脑了,什么时候站在他爹爹旁边虎视眈眈看着我,嘴里带火声盖破锣地嚷着就是因为我才拖了这么久不关得门,也是因为我他爹不能去哪里......等等之类的理由,最后我听清楚一句话,就是不给你换,今晚你买也得买,不买也得买,否则,今晚你休想走出这门口!

气氛相当紧张,我回头望望,自诩为三国张飞转世的又壮又大又黑黑的公司员工小黑去哪里了??影都不见!

但我不怕!

老黄我这种阵势见多了,想当年,我在乡镇当着类似胡汉三职务时候,收公粮、征土地、抓计生、收附加费......等等工作时候,哪天不见到一两个比你还横的公鸡仔呢,我怕你!

笑话!我不走,反而很自然地坐在这老头身边,晓之以理动之以情,谈国家的惠民政策、聊以往的双方成功合作史、说党的光辉相当多少LED灯,一阵我讲了都差点感动要掉泪的说教,也不知道他们听不听得懂我这夹汉又夹壮的越南国语,反正最后是双方一拍即和,不用一笑恩仇已即了——我给他们50万元了事!

走出这家门口,这越南少爷早已经不耐烦把大卷门哗啦啦一拉而下,我暗中吐了一口气,向摩托车走去,却见前面三部摩托车呼啸而来,在我身边停下,却是这张飞转世的小黑,带着阿猫阿狗阿虎等6人,齐齐凑近我问:怎么样了老板?

我瞪这小子一眼,没好气说:没事,回去再说!——回去我扣你们工资!



更多
共有[0]条评论
您可以登陆回复,也可以游客模式回复。 游客昵称: